欢迎来到 - 雪花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徐文枢:语言的局限|随笔

时间:2019-04-13 17:35 点击:
人的情感是一个最为丰富的世界,喜、怒、忧、思、悲、恐、惊,这七情仅仅是一个概括,人的情态究竟有多少,恐怕没人能说得清。 人的感觉是一种抽象的概念,是形

去年“八一”期间,我们在部队驻地搞了个战友会。集体活动之后,我们十几个人又匆匆赶往吉林省四平市,去看望我们的老指导员姜贵成。战友相见,自然有叙不完的旧,说不尽的思念。临别时,已经进入车内的老战友杜雪生复又跳下车来,同老指导员紧紧抱在一起,二人相拥无言,任凭泪水夺眶而出。

那一刻,我的心头一颤,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油然而生,想起当兵期间指导员对我兄长般的关爱以及足可影响我一生的潜移默化的教诲,我的眼睛湿润了。

在我想来,杜雪生与指导员相拥流泪的那一刻,他们的情感是很复杂的,有对往事的回忆,有对现实的感慨,更有对未来的期盼,抑或羼杂着更为复杂的情感成分。试想,毕竟是四十多年未见面的战友,当初是青春的面孔相对,如今却是白发相映,他们当年曾经发生过怎样的故事?经过四十余年的发酵,当初的情感又该沉淀或升华为怎样的一种人生体验?那一瞬间的感觉,恐怕连他们自己都无法用一句确切的语言来表达。“五味杂陈”、“百感交集”,这些概念化的语言,恐怕都不能表达他们当初最真实的感觉。在这样的特定的条件下,语言的局限性就显露出来,只有晶莹的泪花,才能映出他们的情感真实。而我当初心头为之一颤的感觉,竟也没有一句较为贴切的语言来表述。

人的感觉是一种抽象的概念,是形而上,借助语言形式的表达,只能是类比,而类比终究是类比,不是感觉的本身。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类语言的局限似乎是一个永远的存在。谁能创造出更能接近感觉本身的语言文字,那当是最伟大的创造者。

常常有这种情况,生活中的某一个场景、某一句话或是某人的一个行为,会在我们的心中掀起涟漪,让我们的情感不再平静,引起我们的思索、探寻的欲望,而点燃这种欲望的火花,就是最初的感觉。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喜欢读卖菜农妇脸上的表情。无论是凛冽的寒风中还是酷暑的骄阳下,她们的脸上总是呈现一种平静。那种平静,虽有被生活打磨过的痕迹,但主调依然是从容。她们数钱的样子特别可爱,从中可见那种自信、满足、愉悦。她们的表情,无形中感染了我,令我也产生一种暖暖而又幸福的感觉。但是,对这种感觉产生的缘由我说不清楚。是心系大众?太过政治化也太抬高自己了,我也本是一介平民,哪会有那种庙堂之上的姿态。是同情之心?这倒有点靠谱。因为我平素最看不得别人受苦。究竟是什么原因,我实在说不清楚,我只是很在意那种感觉。至于那种感觉究竟叫什么,我实在是找不出较为贴切的语言,这还得归咎于语言的局限。

语言是人类交流的工具,是情感的表达形式,是保留认知成果的载体。而文字则是语言的符号,每个文字和词句都有其固定的含义,这是语言和文字最基本的概念。语言的局限,还在于它常常被异化。所谓异化,就是语言和文字不再代表本来的意义,这便是假话、谎言。现实生活中,这种实例屡见不鲜。贪官们昨天还在台上大讲廉政,而今天便被宣布落马;一些人当面与你称兄道弟,而背后却捅刀子、下绊子,甚至落井下石。语言被异化,成为脂粉,这是语言的悲哀。

毕竟,人的感觉是真实的客观存在,我尊重人的各种感觉,因为每个感觉都是独特的生命体验,具有不可复制的特征。而记录和表述这种感觉的唯一工具是语言文字,语言文字虽然也有局限性,但丝毫也不会减弱我们对她的敬重。

徐文枢:语言的局限|随笔

本文由徐文枢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作者简介:

徐文枢:语言的局限|随笔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